金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猎场分集剧情介绍4552集

发布时间:2019-06-08 05:22:07 编辑:笔名
婴儿反复发烧
婴儿反复发烧
婴儿反复发烧

电视剧《猎场》正在热播中,目前剧情已更新至第45集,下面就为大家带来了猎场分集剧情介绍(集),一起来看看吧。

第45集:赵见蜓因履历造假被地中海银行开除 贾衣玫受惠成功怂恿跳槽唯品会

直到分开的时候,郑秋冬和林拜关于股权的分配也没有形成统一意见。郑秋冬心里没底,打给陈修风咨询,恰巧,林拜回到公司也时间打给葵黄咨询这件事情。陈修风和葵黄分别给两人的回答都是30%,两人挂断后相视一笑,陈修风揶揄葵黄她和罗伊人的海王计划终于开始了。

郑秋冬打给陈修风后心里还是很犹豫,晚上吃完饭做家务的时候,他又跟贾衣玫提起了这件事情,贾衣玫却反问郑秋冬打算给自己多少股份。郑秋冬却搬出婚姻法,说明股份跟汽车房子一样,离婚后妻子也可以分得丈夫股份的百分之五十,所以妻子没必要在公司占股份。

贾衣玫的心一下子跌倒了谷底,她指责郑秋冬什么也不想给自己,既不给股份也不愿结婚。郑秋冬完全不能理解贾衣玫的想法,他认为不给股份是因为没必要,而婚姻是两个人感情经营下的产物,并不是谁能单方面给予的。贾衣玫气急败坏地问郑秋冬是否只把自己当做一个小职员,就算拼了命加班,也永远无法跟郑秋冬有平起平坐的机会,说罢,就负气出门了。

郑秋冬看着贾衣玫冲出房门,心中满是无奈。他打想解释,却发现贾衣玫将落在厨房里,只好追出去找。他刚下楼,就接到了林拜的,林拜催郑秋冬早日做决定,说自己可以退让到30%,郑秋冬担心贾衣玫,只好说等第二天再给他答复。

郑秋冬开车到贾衣玫的出租屋找她,衣衣却说贾衣玫并没有回来,他只好把给衣衣,叮嘱她让贾衣玫回来后给自己打。下楼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哭泣声,寻声过去,竟然看到惠成功正亲昵的坐在贾衣玫身边安慰她,他想过去质问但电梯正好到了,他念头一转,还是独自回家了。

又是一个难眠的夜晚。郑秋冬到公司的时候贾衣玫已经在办公室了,他面无表情地问贾衣玫昨晚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给自己回?贾衣玫赌气地说郑秋冬也没给自己打,郑秋冬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田尧急匆匆的过来了,他说地中海银行的毕一捷要求郑秋冬立即用可视联系他,有关于赵见蜓的要事要宣布。

接通后,毕一捷一脸严肃地宣布,德仁推荐的北京支行行长赵见蜓因为涉嫌伪造履历,学历造假,昨晚已经正式被解雇了。郑秋冬听到这个消息觉得莫名其妙,连忙追问有什么证据,毕一捷却说赵见蜓本人已经承认了。郑秋冬一边让田尧立即联系赵见蜓,一边追问毕一捷是从哪个点怀疑赵见蜓的?毕一捷告诉他是有人打给总部匿名举报,他们才去追查的。毕一捷还告诉郑秋冬,加斯东已经因为这件事退出了董事会,而他也无权再过问这件事情了。谈话的,他提醒郑秋冬就算找到了新的替代者,也应该设法查出真相,否则就再也无法在人力资源这行立足。

挂断后,郑秋冬立刻联系林拜让他推荐新的候选人,而且将这件事的始末以及赵见蜓现在下落不明全都告诉了林拜。林拜得知是赵见蜓自己承认造假也十分惊讶,郑秋冬却告诉他,赵见蜓的造假让他仿佛觉得覃飞又回来了。郑秋冬将找候选人的事情全权委托给林拜,自己去查明赵见蜓造假的真相。

会到公司,郑秋冬召开全体会议商量赵见蜓事件的后续处理。他指出匿名揭发赵见蜓的人可能是他的仇人,而且很了解他,所以才能在这个关键时间给他致命一击,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从零开始找出真相。结合所有的调查,田尧告诉郑秋冬,造假只能出现在赵见蜓回国之前,也就是十几年前的事情,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让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这时,贾衣玫回来了。她联系到了赵见蜓在密西根大学安娜堡分校的学姐邱丽丽,确认赵见蜓曾经入学安娜堡分校,但是他在安娜堡分校拿到的金融工程硕士,与该校毕业名单上的埃里克赵并不是同一个人,那个埃里克赵是个韩国人,而赵见蜓盗用了埃里克赵两年的履历。

郑秋冬得知真相后,安排浦渐以义工的身份混入赵见蜓母亲的养老院,争取找到赵见蜓。

林拜很快联系到卢主管,为地中海银行推荐了新的候选人,卢主管表示这件事并不在德仁,赵见蜓的履历和能力都是有的,而且这份造假已经尘封了十一年,没有发现很正常。林拜告诉他郑秋冬却不这样想,他十分自责和愧疚,只有找到真相才能放下这件事。

另一边,贾衣玫在惠成功的引荐下成功面试了唯品会,对方很赏识贾衣玫,而贾衣玫也对高达千万的股票分红十分心动。唯品会的总裁提出让贾衣玫次日签约,贾衣玫却表示出于心,她想先把德仁的事情处理完,但在惠成功和老总的说服下,她答应先草签协议。很快,林拜成功帮郑秋冬找到了替代者,郑秋冬长舒一口气,终于能够全心全意追查赵见蜓的事情。林拜还告诉郑秋冬,罗伊人已经打算常驻杭州,在汇银创投入职了。

田尧联系上了韩国的埃里克赵,郑秋冬找了翻译,却发现这个埃里克赵中文是中国人,只是出生在韩国。郑秋冬开门见山问起了赵见蜓的事情,埃里克赵证实赵见蜓的确曾经入学安娜堡分校,但在读金融工程硕士的中途追随台湾女友辍学离开了。郑秋冬这才发现,赵见蜓一直单身肯定与他的台湾女友有关系,而他的履历造假,也只是为了弥补辍学那两年的空白,但他的业务能力和对母亲的孝顺是值得肯定的。

第46集:贾衣玫向郑秋冬提出离职 郑秋冬赴台湾寻找蔡婉妤

赵见蜓的案子告一段落,郑秋冬仍对他空白的两年十分好奇。吃饭的时候,他还兴致勃勃地和贾衣玫讨论这件事情,但贾衣玫却一脸的心不在焉。郑秋冬看出贾衣玫有心事,而且不只是一两天的事情了,鼓励她把心事说出来,贾衣玫才吞吞吐吐地说,自己想要换个上班的地方。郑秋冬面露惊讶却仍能控制情绪,只是问贾衣玫是否已经找好下家,贾衣玫这才把自己想跳槽到唯品会当国际招聘总监的事情告诉了他。

贾衣玫告诉郑秋冬,唯品会的未来发展很有潜力,并且愿意给她股份。郑秋冬明知贾衣玫不会亏待自己,还是忍不住自嘲道,贾衣玫终于把自己卖了个好价钱。他追问贾衣玫是从哪里找到公司,贾衣玫没有提到惠成功,只是说自己是被一家猎头公司看中了。郑秋冬又好气又无奈,混在职场,活在猎场,他只能尊重贾衣玫的选择。贾衣玫提出自己可以等到找到赵见蜓的替代者再离开,郑秋冬只好告诉她林拜已经找到了合适的替代者,让贾衣玫只需要将钱转过去就可以了。

时光飞逝,离玉汝于成职介所关闭不过短短数月,当初一起奋斗的熊青春,惠成功,贾衣玫都先后离开,只剩下郑秋冬孤零零的留在原地,坚守着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和贾衣玫不欢而散后,郑秋冬气急败坏的跑到林拜的公司,大声问他什么时候离职,现在德仁需要他。林拜吓了一跳,连忙让他闭嘴,然后把办公室门关上。面对郑秋冬的无理取闹,林拜又好气又好笑,追问他发生什么事情了,郑秋冬这才将贾衣玫要离职的信息告诉了他。林拜立刻想到上次惠成功和贾衣玫秘密会面的事情,意味深长地问贾衣玫人走了,心是不是也跟着走了?

郑秋冬苦笑说自己觉得有点凉,林拜告诉他,他觉得贾衣玫已经渐行渐远了,从一开始,贾衣玫和郑秋冬在一起就与利益挂钩,她需要借助很多像郑秋冬这样的台阶,一部一部往上爬,两人一开始就是两路人,况且,郑秋冬也不见得多爱贾衣玫,只是熊青春突然离开,他找了一个空虚的填补罢了。

聊完贾衣玫,郑秋冬小声追问林拜什么时候能够离职?林拜坦言要两人签订了合约后,他才能着手辞职的事情,两只老狐狸相视一笑,气氛也随之融洽起来。

郑秋冬到了公司楼下,派去接近赵见蜓母亲的浦渐回来了。浦渐从赵老太太那里得知,赵见蜓现在人在日本,每天都给母亲打。他还从老太太的影集里拍到了赵见蜓台湾女友的照片。郑秋冬根据照片,到安娜堡站上查到了女孩的名字,蔡婉妤,而且她现在是台湾霓虹实业(香港)公司的董事长,他想起毕一捷的话,决心将这件事追查到底。

郑秋冬假借帮霓虹实业猎丝绸制衣设计师的名义,孤身去香港约见了蔡婉妤。见面后,蔡婉妤直言郑秋冬如果仅仅是为了设计师的事情,应该联络公司人力部门而不是自己,郑秋冬只好说自己的确另有目的,并提到了赵见蜓。果然,听到赵见蜓的名字,蔡婉妤神色突变。

郑秋冬将赵见蜓就职后因履历造假被开除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蔡婉妤,他说明自己的到来赵见蜓毫不知情,只是他心有不甘,想要知道那空白的两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蔡婉妤听完长叹一口气,她告诉郑秋冬,公司站上的照片之所以不是她本人,是因为她已经死了,郑秋冬心中一惊。

蔡婉妤带郑秋冬换了个安静的地方,向他诉说了她和赵见蜓之间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两个的年轻人在美国的校园里意外相恋,但蔡婉妤出生名门,她知道自己的家族绝不可能接纳赵见蜓,在踏上回台湾的飞机的一刹那,她就知道这段感情已经走到了尽头。回到台湾后,她就被迫接受了商业联姻,那时赵见蜓跟到台湾去找她,她心软过,却还是选择了家人,背叛了他们的爱情。

那时,蔡婉妤的哥哥得知赵见蜓追到台湾,想要对他不利,是蔡婉妤以死相逼,让哥哥将赵见蜓请回美国,随后,她就被送回了南投。后来她才知道,赵见蜓一直都没有离开台北,而是一直痴守在蔡婉妤家的附近等她,一个月以后,他在报纸上看到了蔡婉妤订婚的消息,绝望的赵见蜓甚至自杀轻生,被怀云法师救下,还差点出家。

第二年,蔡婉妤怀孕去中台山寺庙许愿时,在车里看到了赵见蜓,两人仅有一步之遥,但她却不敢见他。两个相爱的人仅仅隔着一道车门的距离,却像隔了千山万水,再也回不到从前。为了让赵见蜓死心,蔡婉妤让家人帮她演了一场戏,假装她意外去世找怀云法师替她超度,让赵见蜓无意发现,他这才离开了台湾。

听了蔡婉妤和赵见蜓的故事,郑秋冬感慨良多,他掏出,将里面赵老太太的照片,以及她影集里保存的蔡婉妤的照片給她看,蔡婉妤忍不住潸然泪下。离开的时候,郑秋冬告诉蔡婉妤,这么多年,赵见蜓始终着保持单身,蔡婉妤终于忍不住痛哭流涕,为了他,也为了这段永远不可能在一起的爱情。

第47集:林拜正式离职加入德聚仁和 郑秋冬得知袁昆陷害德仁

盛煌集团的严总找来林拜,因为上一次合作很愉快,他希望继续委托林拜为自己猎取新的首席情报官。林拜说明自己即将离开特慧专猎,与朋友建立自己的猎头公司。严冰河并不介意,他表明自己信任的是林拜这个人,还问林拜是否需要资金帮助,林拜十分感激,在严总的拳拳盛意下,他欣然接下了盛煌的单子。离开的时候,严冰河还送给林拜一套盛煌出产的极光系列产品当做见面礼。

郑秋冬下飞机回到公司的时候,看见公司门口有个短发女人正在向里面张望,他礼貌的询问她是否需要帮助,短发女人忙称自己只是路过,她得知德仁的主要业务是做猎头和调查后,犹豫了一会还是婉拒离开了。短发女人刚走,贾衣玫也回来了,她拿回了赵见蜓因为匆忙离开,落在北京办公室的私人用品,郑秋冬翻看了一下,在一本厚厚的牛津字典里看到了一张赵见蜓和蔡婉妤的合照,恰好,浦渐发来信息说赵见蜓回来去疗养院探望了母亲,贾衣玫忍不住骂他是人渣,得知真相的郑秋冬却并不认同,他连忙赶去医院准备和赵见蜓见一面。

在医院附近的公园,郑秋冬突然出现在正在发呆的赵见蜓身边,赵见蜓十分惊讶。郑秋冬却首先向赵见蜓道歉,说如果自己没有将赵见蜓挖走,就不会有后来的事情,赵见蜓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赵见蜓忙说该道歉的是自己,是他玷污了德仁的美誉,这些年他的事业顺风顺水,伪造学历的事情他自己基本都要忘记了。郑秋冬鼓励他,坦白自己曾经进过监狱,有过比赵见蜓更加不堪回事的过去,但那证明不了什么,受过教训,才知道红线踩不得。

赵见蜓得知郑秋冬以德报怨十分惭愧,郑秋冬不想多说,将赵见蜓的私人物品归还给他,赵见蜓看见那本跟了自己二十多年的牛津字典,抽出与蔡婉妤的合照,忍不住流下了男儿泪。郑秋冬只能假装不知情,问赵见蜓照片上的人是谁?赵见蜓苦涩的介绍,她是自己已经去世十年的女朋友蔡婉妤。郑秋冬追问他一直单身是否就是因为蔡婉妤,赵见蜓将自己交过女友,却每次都会梦到长尾山娘告诉自己,蔡婉妤还没死的事情告诉了郑秋冬,郑秋冬心中十分惊讶。

郑秋冬无法告诉赵见蜓真相,只好劝解他蔡婉妤死了就是死了,她在另一个世界肯定也希望赵见蜓活的更好。赵见蜓苦笑说自己已经不知道怎样重新开始了。郑秋冬却说赵见蜓伪造的只是学历和论文,而自己曾经为了逃避现实,伪造了身份被人戳穿,那时候的他才是一无所有,甚至想过跳楼, 但他却选择更加艰难的活下去。从那以后,他也明白了自己的底线,绝不做一件违背良心的事情。赵见蜓听了郑秋冬的故事,十分触动,他决心调整好自己的状态,重新开始。

郑秋冬将林拜作为公司的新合伙人介绍给全体员工,他宣布林拜将出任首席执行官,公司也将引进新的成员,进一步扩大。林拜意气风发地宣布自己很快会帮郑秋冬拿出一套新的公司改革方案,帮助德仁进一步快速发展。回到会议室,郑秋冬告诉林拜自己对赵见蜓十分信任,认为他能够胜任公司的财务总监,林拜表示同意,说自己会进一步接洽赵见蜓,为贾衣玫的离开做准备。郑秋冬感叹自己和贾衣玫的感情正在变淡,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林拜嘲笑他在谈情说爱上从来都没有才华,从不主动出击,就像得了感情幼稚病。

很快,林拜与赵见蜓进行了接洽,他为赵见蜓重新做了一份职业规划,言明只要他赞同,就能立刻走出现在的低谷,在今后的几年走向人生的波峰。另一边,罗伊人收到林拜的信息,得知他已经顺利进入了德仁十分高兴。

赵见蜓上任后,贾衣玫如期离开了,她一一与同事拥抱告别,经历了这么多,每个人都十分不舍,马小红更是忍不住哭出声来。郑秋冬一直保持沉默,直到贾衣玫哭着拥抱她让他别怪自己的时候,他才低声祝福她能够越飞越高。

送贾衣玫坐电梯的时候,贾衣玫问起两人之间感情的事情,郑秋冬苦笑说林拜说的对,自己在谈情说爱上没有才华,贾衣玫却说树不发芽,并不代表它没有发芽的才华,而是因为他没有遇到自己的春风。她相信,郑秋冬遇到罗伊人一定会才华横溢,郑秋冬辩解说自己和罗伊人什么都没有,贾衣玫不可否置,只是说自己曾经和罗伊人面对面谈过,罗伊人只是郑秋冬的,谁也抢不走。

到了楼下,郑秋冬看到了等在楼下的惠成功,他才知道原来事实的真相是这样。惠成功坦言是自己帮贾衣玫找的公司,而且因为贾衣玫对于赵见蜓背景调查疏漏的事情十分自责,所以他特意找了调查公司,查到匿名举荐赵见蜓和举报赵见蜓的,竟然都是此时在欧洲旅行的袁昆,他也是一个小时前才知道的结果。

郑秋冬得知真相十分不可思议,直言自己可以支付惠成功这次调查的费用。惠成功意外地拒绝了,他和贾衣玫都是郑秋冬一手带出来的,他希望这份感情也不要因为离职就断了,以后还可以继续更多的合作。

第48集:林拜暗中撮合罗伊人和郑秋冬 郑秋冬发现陈香案存在隐情

德仁的人事调动告一段落后,再次进入了全速发展的时期。

上一次郑秋冬在门口碰到的短发女人找上门来,两人到办公室详谈,她才绕着弯说出自己想找一个有实战经验的人才,郑秋冬追问了两句,她才说明想委托郑秋冬帮自己猎的是企业的首席情报官。郑秋冬看了她的名片,得知她是盛煌集团的财务总监,也是总经理严冰河的女儿,严枫。

郑秋冬更加惊讶了,他立刻想起来林拜近接收的案子。父女俩同时找到德仁想要替换掉陈香,而且女儿还要求对父亲保密,这引起了郑秋冬的好奇心。严枫坦白陈香也是自己的未婚夫,在郑秋冬不解的目光中,她将自己的故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林拜去找了好久不见的罗伊人,罗伊人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林拜笑着说自己是路过,也是嘴贱,想要和她说点闲话,随即,他就告诉罗伊人贾衣玫走了。罗伊人欲言又止,只是掩饰的笑了笑,林拜却一针见血的指出罗伊人的破绽,直到她想知道贾衣玫只是离开公司,还是离开了郑秋冬。林拜没有绕弯子,直接了当的说这是两人复合的机会,从老白开始,两个人总是兜兜转转,不断错过。林拜说自己并不是想当红娘,只是看不下去两人继续这样蹉跎。

说完感情的事情,林拜说起德仁目前的发展,说明下一步,他们将在北上广深建立分公司,一切正在朝他们所希望的发展。得知财务总监已经找到,罗伊人忍不住夸赞他拥有超强的执行力,又讽刺他是天生打工的料。两人玩笑起来,谁也不知道,玩笑之下,有怎样的心思涌动。

晚上到林拜家里,郑秋冬和林拜商讨陈香的案子。根据严枫所说,陈香一直是一个思维缜密的人,但是从去年开始就开始有些异常,甚至出现精神恍惚,失眠掉发,上周还进了医院疗养。两人猜测着父女俩找人替代陈香的真正原因,这时候,冯眷眷突然过来找郑秋冬,追问他是否和贾衣玫分手了,因为她上次给两人算过,无论是星座,属相都不合适。林拜十分无奈,冯眷眷却说郑秋冬现在可以认真的考虑一下罗伊人了,她偷着算过两人是百合,而且两人也应该到了苦尽甘来的时候了,这些年两人谈一个分一个,其实都是在强迫自己遗忘对方。

郑秋冬反驳说自己每一个都是认真的,冯眷眷指出在陈修风瓷婚庆典上,两人的眼神对视的一刹那,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的眼神已经出卖了他的心。林拜适时地制止了冯眷眷的劝说,让郑秋冬自己想清楚。郑秋冬又说起了陈香的案子,说父女俩同时委托,必须辞掉一个,林拜看出他心不在焉,果然,郑秋冬说着说着就说出了罗伊人的名字,林拜哈哈大笑,告诉郑秋冬他是藏不住的。

也许正如林拜所言,一切都到了应该苦尽甘来的时候。德仁的业务和分公司的开展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他将田尧,冯小红一一分派到外地,德仁本部也引进了新员工,德仁进入高速发展期。在林拜培训新员工的时候,郑秋冬特意到医院去看望陈香,正好看到一群病人围在一起打游戏,这时候一个护士过来通风报信说车进前门了,其中一个被称为陈先生的病人连忙跑了回去。不一会儿,严冰河到了。

严冰河说陈香是因为不堪重负,所以被压垮了。但郑秋冬发现他就是刚才还玩游戏玩的兴高采烈的陈先生,他这才发现他其实是在装病。严枫到公司找林拜询问事情的进展,林拜忍不住说换陈香的事情严冰河始终会知道的,为什么不早点向他请示。严枫还是坚持等事情有眉目之后自己会向父亲坦白,而且钱自己也可以从别的账户支付,林拜无可奈何,只好答应了。

严枫离开的时候,正好遇到从医院回来的郑秋冬。严枫忍不住问郑秋冬林拜是不是很在乎钱,郑秋冬只好解释说案子明天签合同的确需要交定金了,严枫再次强调一定不能让盛煌的任何人知道这件事,必须对严冰河保密。郑秋冬向严枫打探陈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现在木然的样子,严枫不知道郑秋冬已经通过父亲见了陈香,还以为他是道听途说,有点不高兴。郑秋冬从她的话里知道,林拜并没有将严冰河也委托他们的事情告诉严枫,只好也继续保密下去。

签约后,根据手下调查员的重重筛选,一个叫周霜荷的女人进入了郑秋冬的视野,她各个方面都很符合盛煌的要求,是陈香案的人选。郑秋冬开车到周霜荷办公室找她,问路的时候,正巧碰到了在修车的周霜荷。

会面的时候,郑秋冬想要先介绍自己的公司,周霜荷却说不必了,她从特慧的索尔那里已经了解过郑秋冬和德仁,现在更好奇郑秋冬为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去处。郑秋冬详细介绍了盛煌集团以及他们的需求,周霜荷对闻名遐迩的盛煌有些心动,但得知是去代替严冰河的女儿的未婚夫,她不由有些担心。郑秋冬只好透露严枫也不希望陈香继续担任首席情报官,周霜荷坚持希望郑秋冬弄清楚陈香的故事再来跟她谈继续这件事情。

赵见蜓见盛煌的案子出现了两笔入账,特意打给郑秋冬核实这件事。回答公司,郑秋冬立刻找到林拜,说明严冰河父女委托的是一个案子,必须要辞掉一方,不能干一个活拿两份钱。林拜却说这是两个客户的委托,郑秋冬以为林拜是为了多挣钱十分生气,说自己不可能这样做,这有欺诈的嫌疑。林拜指责他要尽到为客户保密的义务,哪怕为了它甘愿背负骂名,否则他才是真正的业余,两人不欢而散。

第49集:严冰河委托林拜调查陈香卧底真相 郑秋冬和罗伊人再见面情难自抑

回到办公室,郑秋冬的情绪慢慢冷静下来,他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林拜也进来道歉,两人心平气和之下,郑秋冬才发现林拜才是正确的,他不由庆幸自己找到了林拜这样的首席执行官,才避免了自己走更多的弯路。

郑秋冬告诉林拜,陈香的病是装出来的,而且是他亲眼所见,林拜震惊之下不由十分不解,郑秋冬猜测陈香表演的背后肯定有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林拜感叹,这正是郑秋冬擅长的地方,挖掘谜团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随后,郑秋冬委派两个员工去医院监视陈香。

林拜和郑秋冬去赴葵黄的饭局,刚下车,郑秋冬接到一个陌生,听到是有关陈香的事情,他让林拜先去饭局,自己去和盛煌的老员工顾如敏会面。

顾如敏通过以前盛煌的朋友,得知严冰河找郑秋冬猎新的首席情报官,他说自己在职的时候,与陈香矛盾很深,而且知道严冰河想要换掉陈香的原因。上海丹侬化妆一直是盛煌集团的竞争对手,顾如敏发现丹侬的发展很不合常理,公司没有研发机构,却号称每年都有五千万发研发投入。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通过一个亲戚得知丹侬一直在窃取盛煌的研发成果,而且这种局面维持了整整十年,后来,那个亲戚因为泄密腿被打断了,还好捡回了一条命。顾如敏怀疑这个内鬼就是陈香,但当他派人调查时,被陈香发现了,随后就被开除了。顾如敏斩钉截铁地说陈香就是丹侬的间谍,但当郑秋冬得知顾如敏是因为私自挪用公款被开除,他提出自己对顾如敏此行的目的保持怀疑,顾如敏只好悻悻离开了。

和顾如敏分开后,郑秋冬赶去见葵黄。郑秋冬得知罗伊人也过来,一下子就变得不对劲起来,甚至不敢直视罗伊人。葵黄说自己和陈修风要离开杭州一段时间,去一个朋友的酒类运营帮忙,林拜脱口而出问那我们的计划怎么办?毫不知情的郑秋冬茫然地看着三人。

葵黄告诉郑秋冬,那次瓷婚庆典后,她萌生了一个想法,将志同道合的大家集合在一起做一件大事,也就是帮助德仁上市。郑秋冬这才知道林拜一直怂恿自己上市,背后还有葵黄和罗伊人的功劳。郑秋冬不由感叹,自己终于时来运转,也有贵人相助了。

酒足饭饱后,葵黄和林拜先离开,让罗伊人送郑秋冬回家。上了车,郑秋冬感叹,如果他,林拜,罗伊人三人能够计划成功,联手运作一家上市公司,简直比玄幻小说还要玄幻。罗伊人却很有信心。聊着聊着,罗伊人问郑秋冬怎么这么不靠谱,又跟贾衣玫分手了。郑秋冬有些尴尬,只好承认是自己被抛弃了。罗伊人笑他两次感情都是被人抛弃,郑秋冬却说自己和罗伊人都是被人挑剩下的,两人笑骂几句,对彼此的情意呼之欲出, 却又不敢轻易靠近。

郑秋冬回到家,翻出了那本一直带在身边的《挪威的森林》,看见上面已经发黄的字迹,脑海里回想着罗伊人的音容笑貌,久久难以平静。另一边,罗伊人独自开车回家,想着两人刚才的谈话,忍不住微笑,笑着笑着,一滴泪从眼角落了下来。

郑秋冬看到员工在医院蹲守拍到的视频,号称精神错乱的陈香和严枫约会了一整天才手牵手返回医院。郑秋冬找到严枫,说自己这边新的人选已经在跟进了,严枫很高兴,但还是再次强调这件事一定要保密。郑秋冬试探问陈香的身体状态,严枫却说医生说呆在医院不要出来。郑秋冬又问起丹侬盗窃盛煌科研成果的事情,严枫只是说打官司也一直是盛煌败诉,并不想多说。或许感受到郑秋冬的欲言又止,严枫告诉他,传言并不能相信。

另一边,林拜找到严冰河,报告说人选已经在跟进,但是有人担心取代老板未来的女婿,可能会对他们的将来不利。严冰河这才透露说赶走陈香是自己的意思,而且他和严枫也不一定会结婚。林拜主动说自己从朋友那里得知,丹侬一直盗窃盛煌的研发成果,果然,严冰河提起丹侬就破口大骂,林拜这才问严冰河是不是怀疑陈香就是丹侬的内鬼?严冰河却说有证据,却无法坐实,他承诺,如果德仁能够将这件事查清楚,德仁一年的利润他都包了。

郑秋冬带着财务总监赵见蜓,会计代表,律师代表以及林拜去罗伊人那里谈下一步计划。林拜和严冰河见完面才姗姗来迟,他将郑秋冬叫到一边,告诉他严冰河早就在怀疑陈香,而且严枫也未必能够嫁给陈香。郑秋冬感叹这十年卧底简直太传奇了,为了一年得利润,林拜让郑秋冬不要管上市的事情,一心去当侦探,查出陈香背后的秘密。

不一会,罗伊人款款到来,她带大家到楼上会议室谈话,林拜在后面和郑秋冬插科打诨,让郑秋冬早日出手。郑秋冬故意大声叫住正在按电梯的罗伊人,说林拜对她有话说。林拜只好随便找了个话题,问她看过的部动画是什么?罗伊人不解其意说是机器猫,谁知赵见蜓也当真了,回答说自己看过的是希瑞。林拜只好感叹赵见蜓实在是太认真,太单纯了。

罗伊人让其他人去会议室等待,自己带郑秋冬去15楼签字,林拜揶揄说大家都不急,让他们慢慢聊。郑秋冬十分尴尬,罗伊人却啼笑皆非。正好这时,严枫进来了,她和罗伊人有过业务来往,看到郑秋冬,她还以为郑秋冬是来猎罗伊人的,连忙打给林拜询问,林拜连忙解释说罗伊人并不是做情报的,而且他正在撮合郑秋冬和罗伊人,严枫听了更感兴趣了,连忙说自己也可以帮忙。

第50集:林拜撮合下郑秋冬与罗伊人苦尽甘来 德仁调查发现陈香和丹侬惊天秘密

处理完所有事情,林拜又故技重施,说自己要去接冯眷眷,让郑秋冬坐罗伊人的车回去。罗伊人也感叹林拜以前挺含蓄的,现在怎么这么直接了,郑秋冬只好说林拜是智商持续高升,情商持续降低。罗伊人吐槽说,郑秋冬和林拜也差不多。

回去的路上,罗伊人问郑秋冬手上的神秘案子是不是就是给盛煌做的,郑秋冬不假思索的说是的,而且案子的委托人就是严枫。罗伊人问他怎么不对自己保密,郑秋冬只好说在他心里对罗伊人无需保密。罗伊人又问他在杭州是不是一直没换房子,而且当年跟熊青春差点买房子了。郑秋冬辩解一直想换,只是怕麻烦,他转移话题说梁总对罗伊人也是特别关照,罗伊人笑骂他转移话题,两人到路边一家饺子店吃饭。

两人聊着聊着,话题老是绕不开熊青春和贾衣玫,郑秋冬十分无奈,他坦诚在自己身边出现又消失的那些女人,会在自己心中留下很深的划痕,提醒他时光易逝,要认真面对生活。罗伊人也感叹自己每次回父母家,找到过去留下的东西,每每都有感伤。时间是消灭所有生命的凶手,但它消灭不了感情。

郑秋冬一直注视着罗伊人,听到她的话,不由想到自己在监狱的时候,师傅刘量体曾经说过,能够忘掉的事都不是重要的,永远忘不掉的人或许不少,但忘不掉的爱人就只有一个。

第二天一大早,郑秋冬到上查询丹侬的资料,他找来上次安排去医院监视的两个员工杨念和陆雨甜,让他们根据《南国纪实》找到丹侬创始人刘安的资料。郑秋冬去医院找严枫,严枫一见面就递给他一套盛煌的化妆品,还说自己知道了一个秘密,郑秋冬知道她是看到自己和罗伊人产生了一些想法,只好收下了。

严枫调查了罗伊人,知道了夏吉国和于成飞的事情,郑秋冬对她的行为有些不高兴。到了病房,陈香还是一副精神恍惚的模样,还胡乱说,掌握美国核心机密准备叛逃的人被中情局发现了。郑秋冬听着却颇有深意,说陈香的压力并不是来自于工作,而是来自于怀疑。郑秋冬直言说自己收到消息,说有人诬陷陈香和丹侬有牵连,甚至严冰河也有所耳闻。严枫连忙说这都是诬陷,跟丹侬有染的人就是盛煌的仇人。

这时,杨念发来信息,他们在图书馆找到了《南国纪实》上缺少的那本报刊,而且是刘安出钱,让责编撤下了这本有写他报导的报刊。郑秋冬将文章复印下来,准备后面详细再看。到咖啡厅,杨念和陆雨甜继续汇报自己的调查,他们根据这些时间和陈香的接触,确认他就是在装病。郑秋冬在文章里看到陈香和刘安是老乡,1995年,刘安的儿子发生车祸,将器官移植给了一个需要帮助的同龄人。他由此产生了联想,让两人去陈香的老家秘密调查刘安儿子将器官移植给了谁,以及陈香考上南京大学,却中途退学去中国科技大研究竞争情报的原因。

给两人安排好任务,他又联系了周霜荷见面。郑秋冬直言盛煌集团对周霜荷的简历很满意,这次约见的目的是告知周霜荷自己的调查正在进行,而且在盛煌内部,围绕陈香和丹侬的确存在一些矛盾,他正在调查和理顺矛盾,希望周霜荷能够耐心等待。周霜荷对于郑秋冬表现出来的诚意十分满意,她也十分期待郑秋冬能够揭开真相。离开的时候,郑秋冬追问是不是周霜荷告诉顾如敏自己在帮严冰河猎首席情报官,周霜荷承认了。

罗伊人给德仁讲解上市资料的准备,林拜发现郑秋冬目不转睛地看着罗伊人,偷偷靠近郑秋冬用眼神揶揄他,郑秋冬正在喝水,一口水全都喷到了林拜脸上,郑秋冬忍不住哈哈大笑,其他人不明就里,也都忍俊不禁。林拜只好尴尬地说自己近总是流口水,赵见蜓却当真了,一本正经的向他推荐自己母亲养老院的老中医,林拜又好气又好笑。

一众人为了准备上市的资料从白天忙到夜晚,郑秋冬看到罗伊人疲惫的模样十分心疼。他不知不觉又将车开到那家饺子店,果然,罗伊人正在里面吃宵夜,他提着严枫送的化妆品坐到罗伊人对面,罗伊人调侃说是不是前任用剩下的,郑秋冬十分无奈。

罗伊人问郑秋冬今天在会议室为什么傻笑,郑秋冬委屈的说林拜老师逗自己,恰巧,电视里又在播放那部他们青春时期看的《重庆森林》,郑秋冬情不自禁地跟着念台词,罗伊人竟然也全都记得,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馄饨上来,郑秋冬说自己不饿,罗伊人让他使劲吃不要浪费,郑秋冬楠楠说这十一年浪费的多了,一碗馄饨算什么。

分开的时候,郑秋冬将化妆品放到罗伊人车里,开车跟在她后面送她回家。罗伊人发现却没有说破,只是发了一句谢谢,跟他挥手道别, 郑秋冬才依依不舍得回家了。

郑秋冬到陈香的家里,意外的发现他的书架上有一些关于间谍的书,而且房间里堆满了灯,还有两张办公桌两台电脑。严枫解释说陈香在外人眼里的确是个特立独行的人,但她却觉得很正常。两个人的感情很好,严枫也十分信任陈香。郑秋冬问她严冰河对陈香怎样看待,严枫说严冰河过去将陈香当亲儿子对待,甚至自己有时候会产生自己是儿媳妇的错觉。郑秋冬敏锐的发现她用了过去,严枫苦涩的说现在父亲听到了谗言,所以才怀疑陈香。

郑秋冬坦白说顾如敏找过自己,严枫坚持盛煌是陈香创业和发达的地方,他绝不会背叛盛煌。她告诉郑秋冬,她知道严冰河也在找替代陈香的人,郑秋冬并没有告诉她严冰河委托的也是德仁,而是追问顾如敏和陈香水火不容是否还有其它原因,比如说都在追求严枫?严枫觉得十分好笑,连忙否认了。

两人聊着聊着又聊到了罗伊人,严枫问郑秋冬是不是很多人都对罗伊人很感兴趣,郑秋冬不知如何回答,只好换了个话题谈到了陈香喜欢的球员。两人边看边聊,在房间的角落,郑秋冬发现了一盏十分古旧的台灯,严枫解释说那时陈香童年的记忆。

德仁上市的事情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葵黄和赵见蜓,林拜一一聊天解答,葵黄一见林拜,连忙打听郑秋冬和罗伊人感情的进展,林拜却说两个情场老手遇到对方,却像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进展太慢了。正在这时,郑秋冬恰巧回来了,林拜连忙终止了对话。

第51集:罗伊人电梯误听邱东闹乌龙 郑秋冬亲自下磐安追查陈香身世

郑秋冬回到公司刚好碰见林拜和葵黄视频,他从两人的神色中看出他们并不是在讨论上市的事情,葵黄见状连忙假装信号不好挂断了视频,林拜也悄无声息地跑出了办公室,郑秋冬只好无奈地跟了出去。

刚出办公室,郑秋冬就看见去磐安调查的杨念和陆思甜拉着行李箱回来了。两人简单洗漱后,就赶回向郑秋冬汇报这次调查结果。根据调查,丹侬的创始人刘安和陈香的确都是磐安人,1995年,刘安的儿子,年仅十五岁的刘光明意外遭遇车祸,临终前要求将自己的心脏捐给陈香。

陈香患有先天心脏病,家境不好,父亲早逝,是一个刻苦学习奋发向上的孩子,两人同乡又同岁,心脏也恰好能够配型成功,就这样救了陈香一命。当时的手术费用也是刘安垫付的,儿子死后,他拿陈香当亲儿子对待,当时这个感人的事迹还被媒体报道过。1998年,陈香顺利考上南京大学,在当地引起了轰动。两人从陈香在南大同寝室的余长江得知,陈香读书时期是个很活跃的人,期间他的父亲来学校看过陈香几次,还请同学吃过盐水鸭,但遗憾的是他并不记得那人的长相,只记得好像是个做生意的,这和刘安当时的情况很符合。

虽然顺利查出陈香和刘安的联系,但可惜的是两人到陈香老家的调查并不顺利,陈香的外婆已经去世,母亲长住在上海,村里人也不清楚她是一个人居住还是已经改嫁。

罗伊人乘坐电梯的时候,看到一个女人亲热的叫着秋冬从六楼下去了。她觉得不大可能,但是又忍不住想去查探这个秋冬是否就是郑秋冬,思来想去,到了她要下的楼层,她又忍不住按了六楼去一探究竟。出了电梯,罗伊人很快发现刚才那个女人在一个拐角和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谈话,她假装经过去查探男人的相貌,却猛然看到一个脸上长着黑痣的圆脸男人,忍不住扑哧一笑,在两人异样的眼神中连忙离开了。进了电梯,她忍不住为自己幼稚的行为感到好笑,但这也让她意识到,郑秋冬对她的影响力远远超出她自己的想象。

郑秋冬和林拜约了人交易丹侬的内部资料,次干这种事情的郑秋冬忍不住心神不宁,林拜只好安抚他这种事情很正常。很快,林拜和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完成了交易,郑秋冬看了文件袋里的资料,十分震惊,这证实了他内心的想法,但他更在意这种交易是否涉及违法,拉着林拜换了个地方才放松下来。

换了地方后,郑秋冬打给严枫询问陈香母亲的名字,谁知陈香对于他不去跟进首席情报官的候选人,却盯着陈香调查很不满意。她怀疑郑秋冬是信了顾如敏的谎话,这违背了她的初衷。郑秋冬对严枫的激烈反应有些吃惊,只好收回问题,解释说自己一直在为她工作。林拜听到郑秋冬败兴而归,无奈的感叹这一万块钱是打水漂了。郑秋冬却义正言辞的说,事实恰恰相反,真相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

严枫挂断还是十分生气,打完球的陈香出来,追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严枫并不想跟他多说,陈香却说她不想让自己担心的话就跟自己坦白。严枫拗不过陈香,只好说刚才郑秋冬向自己询问陈香母亲的名字,这让她感到很奇怪。陈香听到这件事,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晚上回到家,他找到一个黑客团队k-sky,让他们帮忙调阅城市监控视频。

郑秋冬在和林拜谈话的时候,看到放怀旧电影的广告牌,他心中一动,去看了那部与罗伊人看过的老电影。他不知道的是,罗伊人就在离他身后不远处。两人隔着两排座椅,看着同一个故事,在电影男主人的灵魂与女主人亲吻告别时,两人都留下了伤感的眼泪。遗憾的是,直到电影散场,两人都没有发现彼此,再次错过了。

第二天一大早,郑秋冬就让杨念陪自己去磐安落实他心中的想法。他们决定去找陈香村里的大学生村官,打探陈香母亲的消息。另一边,林拜再次去拜访严冰河,严冰河一见面就迫不及待追问陈香的事情,林拜看出严冰河话语中有些责怪,只好解释说自己的团队绕了个弯子,做了一些他要求之外的事情,所以才耽误了时间。严冰河的面色这才缓和了下来。林拜早就看出严冰河对于陈香的事情有所隐瞒,拐弯抹角想要打探事情的真相,严冰河知道他肯定是查到了什么,这才眼泛泪光的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怕自己骄傲任性的女儿受到伤害。

严冰河告诉林拜,虽然陈香做了一些事情,但他改变了自私自我的严枫,让她懂得了孝顺,获得了完整的人格,而且他也确实为公司做出了贡献。林拜一针见血的指出商场如战场,容不得心软,严冰河只好说现在一切就差一个合适的战机了。林拜追问他手里是否有陈香和丹侬的证据,严冰河却避而不谈,借口有会议离开了。林拜不由和赵见蜓感叹严冰河的老奸巨猾,却也真心佩服他父爱的伟大。

在杨念的引领下,郑秋冬很快找到了那位善谈的村官。寒暄了几句,杨念和陈香的表姑过来了,四个人一起闲聊,表姑对于陈香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事情记忆犹新,但是只知道捐赠心脏的是城里的生意人。郑秋冬打听到陈香的母亲复姓申屠,小名春娥,他派杨念跟着村官到宅基地登记册查看后才确认,陈香的妈妈就是申屠春安。

第52集:冯眷眷林拜喜得贵子 郑秋冬向严家父女揭露陈香的秘密

确认陈香的母亲就是丹侬公司的申屠春安后,郑秋冬一脸沉重。返程的路上,杨念忐忑地问郑秋冬是不是在下一盘大棋,而自己和陆雨甜也在其中。郑秋冬却说自己发现了一个掩藏很深的大秘密,但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正在这时,罗伊人发来信息说冯眷眷已经到了临近生产的时候,而郑秋冬作为林拜的合伙人和朋友却不闻不问,实在太过分了。

郑秋冬听到信息急匆匆的赶到医院,罗伊人一见到他就得得得说个不停,指责他太不负责了。两人到旁边的长椅坐下,郑秋冬小心翼翼地问罗伊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大的火气。罗伊人更生气了,气急败坏的又数落了他一顿,郑秋冬只好连连道歉。罗伊人平复了心情才说,近林拜的心情很紧张,尤其是刚才陪冯眷眷进产房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了。郑秋冬一直认为生孩子是件很快乐的事情,这才被罗伊人说的紧张了起来。

罗伊人羡慕的说林拜和冯眷眷是心心相连,郑秋冬脱口而出说我们也是,却在罗伊人盯着他看的时候,躲避她的目光坐了回去。罗伊人忍不住骂他和十年前比真是越活越胆小,郑秋冬也没了脾气,他看出罗伊人不高兴,幼稚的用手肘一直戳她,两人四目相对,罗伊人忍不住笑了出来。正在这时,产房传来了婴儿的啼哭,罗伊人忍不住跑到门口大声为冯眷眷欢呼起来。

郑秋冬通过丹侬的站联系客服,想要联系到申屠春安,对方以申屠春安的不便透露拒绝了他,只让他留下自己的。不一会儿,申屠春安的秘书打来,他告诉郑秋冬,申屠春安现在人在国外联系不到就径直挂断了,郑秋冬为对方无礼的态度十分不悦。

这时,又响了,原来是刚刚喜当爹的林拜打过来约郑秋冬喝酒,郑秋冬才高兴了起来。到了酒吧,两人对于儿子女儿的问题笑闹了几句,郑秋冬问林拜现在是什么感受,林拜说自己眼看到孩子的时候有种想哭的冲动,更加体会到时间易逝,要珍惜生活。郑秋冬也颇为感触,两人举杯庆祝。

林拜告诉郑秋冬,罗伊人以郑秋冬的名义前前后后为自己安排了很多事情,这说明在罗伊人心里她一直是郑秋冬的人。郑秋冬感慨今天看到罗伊人在产房门口为冯眷眷加油,自己也忍不住心头一热。林拜指责他不要再继续扭捏下去,好好把握罗伊人。

陈香从黑客那里得知郑秋冬已经到自己的家乡各处调查过,只好告诉刘安自己这条路已经走不下去了,他决心尽早离开。刘安慈爱地告诉他自己一直都相信他,陈香说在自己心中他已经是刘安的儿子了,他以能为家庭做贡献,给父母骄傲为荣。但丹侬和盛煌水火不容,这也意味着父母和爱人不能共存,这也是陈香一直纠结的地方,他放不下父母,也不愿辜负爱人。

郑秋冬邀请严枫和严冰河到德仁倾听陈香案的调查结果,罗伊人得知消息,赶到公司想要旁听,原本要休息的林拜也特意换休,准备和郑秋冬一起迎接这场大战。

面对沙发上惴惴不安的严冰河父女,郑秋冬宣布根据自己的调查, 陈香在这十年来,一直都是丹侬的商业间谍。严枫一听就忍不住从沙发上起来想要辩驳,严冰河立即拉住女儿,让她继续听下去。另一边,陈香从监控发现了严枫和严冰河竟然都去了德仁公司,心中开始不安起来。

郑秋冬从这些年丹侬和盛煌的恩怨,讲到陈香和严枫的爱情,他问严枫为什么和陈香好了四五年还不谈婚论嫁,严枫却反驳说谁说好了四五年就一定要谈婚论嫁?!恰巧这时罗伊人进来了,短暂的停顿后,严枫故意继续追问郑秋冬这个问题,郑秋冬果然有些招架不住,还好林拜及时圆场。

郑秋冬犀利的指出,陈香和严枫的恋情突然高调起来,是陈香察觉到顾如敏一伙对自己的调查做出的举措,严枫又想以罗伊人为话柄反击郑秋冬,郑秋冬却不接她的话,只是继续阐述自己调查的结果。郑秋冬好奇刘安和陈香的关系竟然没被查到,严冰河解释说自己也派私人侦探查过,但都不了了之了。

郑秋冬推断那些调查人员都被收买了,他将陈香移植了刘安儿子心脏,以及和刘安的关系全盘托出,指出陈香一直饱受感恩刘家,背叛严家的煎熬,以至于需要去做心理咨询。严枫十分惊讶,却并不相信,她告诉郑秋冬,陈香去做心理咨询是因为移植的心脏是有期限的,陈香是患了死亡焦虑症。

以上就是关于猎场分集剧情介绍(集)的内容,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巴黎一工程师起诉大都会博物馆争夺名画
不好买的商店不是好酒店,这些奢华酒店里居然能淘好货?!
武汉制造6万吨华中吨位船舶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