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心音鸡爪蛇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46:09 编辑:笔名

老天终于把秋的金黄面纱撕下,露出寒凉冷峻的本来面目。   远去了春绿夏火,就像精心描绘的老人美好晚景被洗白一般——美好的,或是希望的,都彻彻底底地变成了肥皂泡,消失得无影无踪。   窗外,淅淅沥沥地下起带着冬雪的雨。   雨滴声似乎不是在敲打雨棚,而是在撞击戚光有些老迈的脏腑。不需要再隔好几天,戚光就是50岁的男人了。这几年,别人称呼戚光都从“阿光”变成了“老戚”。这让戚光很是恼火沮丧。   从童年开始,戚光就以孜孜不倦姿态读好每一页书,以期自己的晚景不至于如父母那般临死都要“自食其力”的凄凉。   一走上讲坛,以炒股一般的狂热对待每一天的工作,时时鞭策自己要做一个有为有位的真正的人民教师!   其实,父母一辈子也很努力。只不过他们是为中年频频得子而付出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劳作。直到父亲死的那一刻,戚光和他的父亲才彻彻底底明白了,养儿也防不了老!   不过,戚光还是有些得意,经常以自己努力读书获得的回报教训自己的学生——读好书是一劳永逸的事情。   曾经很骄傲的根本就是60岁退休后,有一笔小小的固定的退休金养度自己一辈子的后半部分。那种寄托还是通过一次次职工会上校长的“心理辅导”获得的。   是啊!这不满那不满、天不满地不满的情绪变成了的一种自我调适——60岁后,还有一笔可怜兮兮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的退休金。准确地说,改叫养老金了。   很像是一个以皮肉做生计的女子,在百般蹂躏时,仍然坚强地奢望着攒足一笔钱,拿着这笔钱去度过余生。可惜啊,这一切不是美好的美好在一瞬间就变得面目狰狞……   戚光一直埋怨60岁退休的“残酷”。感觉52岁退休才是明智的选择。每年漫无边际的“考试”和秋雨一样,也在无情地摧残着老迈的脏腑。于是,那“考试”转嫁成了老婆的累赘。每次考试,戚光都以决斗的心态作决然的放弃。不就是“不称职”吗?老婆怕戚光“不称职”。不知道那“不称职”会是使现有的工资变少或是变无,总是想方设法托人代考。当然,不痛不痒的考试费用都是老婆代缴了。   还不是自己的钱吗?戚光这样想。因为,戚光的工资卡都是老婆保管的。   可恨的就是清华大学那位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母马教授嘻嘻一笑——50岁退休,65岁再领取养老金。这15年里,男人女人经过再培训上岗。男人做做园林工人啊,女人做做家政啊。嘻嘻!这不是很好吗?镜头在“嘻嘻”一笑中,完了。   这不是很好吗?好轻松的一笑。   这不是很好!戚光恨恨骂一句:把那戴近视眼镜的老女人从书房里揪出来,丢进风月场或是洗脚城里,饿死她狗日的……   估计不会延长退休年限的。戚光很自信地说,专家昏,当官的不会昏啊?曾经生龙活虎的戚光一迈进50岁的门槛,明显地感觉力不从心。无数次在梦里出现的女子都失去了原有的魅惑……那女子是戚光改变自己没有男丁命运的人选。哪怕70岁了,也不惧怕旁人笑话,戚光依旧可以骄傲地抱着怀里的男婴……   北京的会开了,各个窗口都飚出消息——采用渐进式延长退休的方式,逐步达到65岁退休……   自然,效果来了——原本一晚惊醒三次的睡眠变成了N次惊醒。戚光戏谑地想,西方那些资本主义真的是自作多情,哪里需要煞费苦心搞什么“和平演变”嘛!以前,说中国是睡狮,需要猛醒。放他妈狗屁!中国一直像自己一样都是惊醒着的……   嘢!灰蒙蒙的天空下,稀稀拉拉的人群蠕动着,在慢吞吞地赶牛牛场。   这不是老婆曾经工作过的乡场吗?   文登周在路边的一块木板上吆喝着卖一种草药水。戚光不想走近他。文登周曾经参过军,也在戚光工作的学校做过伙食团的临时工。被学校解雇后,老爱穿绿军装的文登周找过戚光,煽动戚光找在重庆工作的岳叔父,说是在乡场上投资建一个汽车轮胎翻新厂,保准能够赚钱。   戚光没有答应。不是戚光搞清楚了轮胎翻新厂赚不了钱,而是岳叔父压根儿就没有钱。   岳叔父那几分可怜巴巴的工资都拿去老家修缮族谱了。   一股神秘的力量驱使着戚光靠近文登周。他依旧是一身永不换下的褪色绿军装。戚光看见木板下面并排有两条毒蛇。一条就是当地有名的“岩头斑”。另一条蛇长相很是怪异,脑袋像是一柄枫叶。一个声音告诉戚光,说是这蛇因为脑袋像鸡爪。所以,这种毒蛇取名叫做“鸡爪蛇”。万万不可靠近哟……戚光提醒着自己。   但是,没有办法。那股神秘的力量轻轻松松地驱使着戚光来到毒蛇面前……这时,戚光才听清楚了,文登周卖的草药水就是治疗毒蛇咬伤的药。   毒蛇似乎很通晓文登周的意思,晃悠悠地向戚光游来。戚光本想离开,躲避毒蛇咬伤,可就是迈不开腿。鸡爪蛇猛地扬起脑壳,一口咬住戚光的左手小指。   鸡爪蛇的嘴张得很大,戚光甚至看清了鸡爪蛇薄薄的下颌皮。很薄,就一张草纸一样。很像是老家长发幺爷书写福祉的牛皮草纸……   戚光大惊,心想:此命休也!鸡爪蛇脖子一扭,戚光看见了本来已经刺进皮肉的毒牙在小指上再进一步刺深。顿时,左小臂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还伴随着一阵阵的麻木。   戚光立即掐住右小臂动脉,吮吸两个针眼的毒孔。文登周正眼也不瞧一下戚光,理直气壮地说,没有他的药,什么法子也是白费劲。 鸡爪蛇又晃悠悠地游回到原来的位置,和岩头斑并列着安静地卧下,等待着另一位来客……完完全全是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   “砰——砰——哗——哗——”窗外响起一阵铁锨铲垃圾倒进垃圾车的声响。戚光醒来,哦,都天亮了。   老家那巴脸的矮小女子,每日凌晨都要沿着镇上的街道清理垃圾。即使她的弟弟还是镇上的宣传委员…… 共 214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泌尿系统感染重复发作的因素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究竟如何治疗老年癫痫好

上一篇:我和我的烦恼

下一篇:十字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