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连环撞击案引发法律难题

发布时间:2019-07-12 23:16:55 编辑:笔名

“连环撞击”案引发法律难题

“神秘”车撞击微型车微型车撞击行人●被撞车辆要不要为逃逸车买单?●借车人要不要与司机连带赔偿?

导报 陈捷

后溪村民王金阳被一辆微型客车撞死。撞他的是一辆微型客车,但是微型客车之所以撞上王金阳,是因为被后面冲上来的另一部神秘车辆撞了一下,才导致失控的。神秘车辆肇事后逃逸,至今无处寻觅。 在这种情况下,王金阳的家属该找谁索赔呢?近日,王金阳家属把微型车的蔡司机和车主一并告上了法庭。微型车蔡司机似乎并无过错,他是否要承担赔偿?车主仅仅是把车借给蔡司机,是否要为借车承担赔偿?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黄健雄认为,本案反映的问题很有特殊性,是当前我国法学界新出现的重要问题。

事故:连环撞击 肇事车逃逸

2004年11月30日凌晨零点,事故发生在集美浒井路口,现场没有路灯照明,视线昏暗。 王金阳死得很冤。事后,交警对事故进行了调查,发现王金阳当时是站立在路外,在等车准备回家。而蔡司机驾驶微型客车行驶在快车道。按理说,车与人各行其道,理应相安无事。但是,突然之间,微型车飞出快车道,穿过隔离带,就像从天而降一样,撞上了站立在车道外的王金阳。 王金阳当场被车撞飞,随后倒在了血泊中。没有路灯,视线很差,一瞬间肇事车撞微型车,微型车再撞人。微型车司机蔡先生都没有明白过来,就见王金阳倒在了地上。 事后,他回忆说,当时他开着微型车从集美往后溪方向正常行驶,据他说:“当时车速五六十公里。”突然车后响起一声剧烈的碰撞声,他驾驶的微型车就猛地往前冲,“车失控了,突然间我觉得眼前一片漆黑。”等他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被惯性从驾驶座抛到车后座上,这是后车猛烈冲撞前车的冲击造成的。微型车被撞后,高速向前直奔,蔡司机看到微型车快撞上路边的树木,急忙打开车后门,滚下车。他没有想到,他跳车后,无人驾驶的微型车撞上了王金阳。 昏昏沉沉中,蔡司机站起来,当时他看到路边有一台搅拌机,搅拌机旁边躺着一个人(王金阳),而微型车后部被撞得凹了进去。于是,他赶紧拿起报警。事故发生后,王金阳被送进医院,但仍不治死亡。经鉴定,王金阳是“重型颅脑损伤致死”。

争议1 都无过错,谁来担责?

经交警认定,正是由于逃逸车辆与微型车和王金阳发生交通事故,造成王金阳死亡和微型车损坏的结果。但由于事故发生后,神秘车辆的司机驾车逃离现场,至今没有查获。交警的“交通事故认定书”只陈述了这起事故当中的三方当事人,但并没有明确的划分。于是,事故成了无法查证的交通事故,事故的划分就留给了法院。 2005年3月25日,王金阳的父母、妻子和女儿将微型车司机和车主一并告上了法庭。据了解,这辆微型车车主是老杨,老杨把车借给了亲戚小杨,小杨再把车借给了蔡司机。微型车已经过了车辆保险期,现在,他们三人都成了被告。 王金阳死后,剩下一家老小,都没有劳动能力,为此,家属要求司机和车主赔偿18万8千多元。 蔡司机在法庭上说,这起事故应该由肇事逃逸车辆承担全部,微型车也是受害方,并且没有过错,不应该让微型车承担。 蔡司机、小杨和老杨都强调,他们没有过错。蔡司机是有照驾驶,没有超速,没有占道,没有过错,事故全在肇事逃逸车辆。不过,老杨还说,即使微型车需要承担一定的,由于肇事车辆逃逸,也应该适当减轻微型车一方的。 但是,肇事车辆逃离现场,死者家属又找不到肇事车辆。因此,王金阳家属的代理律师认为,根据《民法通则》规定,微型车是高速运输工具,受害人王金阳没有过错,因此微型车一方和不知名的逃逸方应该赔偿无过错受害人家属的全部损失。由于逃逸方还未查获,逃逸方应该承担的份额也应该由微型车一方连带承担。 集美区法院一审认为,在这起事故中,王金阳站立在路外,显然对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因此法院认为,肇事逃逸方应该与微型车一方各承担50%的。

争议2 借车的车主也要赔钱?

据法院的计算,王金阳死亡给全家人带来的损失是17万多元。微型车担责50%,也就是要赔86767元给家属。那么,这笔赔偿是蔡司机赔,还是车主杨先生赔呢?当车主把车借出后,还需要为车辆造成的损失买单吗?这一问题成为本案的另一个争议焦点。 小杨说,车主老杨借车给自己,自己转借给蔡司机。借车时自己已经尽到谨慎义务,蔡司机有驾驶照,因此不该由他承担。 车主老杨说,他虽是车主,但已经将车无偿借给小杨使用,已经失去对车的实际支配权,不应该承担。 一审法院判决说,蔡司机在使用微型车过程中发生交通事故,理应承担连带赔偿,但车主老杨和车辆实际经营使用者小杨对车辆管理存在瑕疵,也要承担连带赔偿。 一审作出这样的判决后,蔡司机觉得自己很冤。“我是被别人撞的,自己的车受损,还要赔钱给别人?”车主老杨和小杨更是不服,他们向厦门中院提起上诉。小杨和老杨的代理律师徐长青说:“车主将微型车借出后,就暂时丧失了对车辆的控制,行驶车辆的风险转而由驾车的司机承担。由于借车人老杨和小杨已经尽到谨慎借车的义务,因此让承担连带,没有依据。” 徐长青律师还说,车主的谨慎义务,一是要确保自己的车辆符合上路条件,二是要确定借车人具有驾车资质。如果车主杨先生把车借给没有驾驶证的人,这种行为是对车辆管理不当。但是,关键在于,本案蔡司机具备驾驶证,车辆也没有问题。因此,车主没有过错。一审法院将车主老杨和小杨与蔡司机一起作为共同侵权人是错误的。 徐律师认为,逃逸方应该承担全部事故,在查不到逃逸方的情况下,民事赔偿应该按照公平原则,即由王金阳和蔡司机分担。“蔡司机和王金阳都没有过错,但是,蔡司机驾车行驶在路上,王金阳站立在路边,出现意外情况,他们只能平等分担这种室外活动的意外损失。” 二审法院认为,一审法院推定事故逃逸一方与微型车一方各承担50%的损失并无不当。但是,应该由蔡司机来承担微型车这50%的赔偿。因为,车主老杨和使用者小杨把车借给蔡司机,借车行为本身没有过错,也和这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没有因果关系,就不需要为此承担赔偿。 因此,二审裁定撤销集美法院一审判决,责令蔡司机负责赔偿86767元给王金阳家属。 二审判决后,徐长青律师说,二审判决其实是认定蔡司机与逃逸方共同侵权,王金阳因事故而死亡,家属应该得到救济。如果今后查获肇事逃逸的司机,则蔡司机和王金阳家属还可以再追偿。与一审判决相比较,二审的判决的结果更加符合各方利益的平衡。

专家说法

不同行为同一后果侵权如何认定

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研究生导师黄健雄:两个以上行为相结合导致同一损害后果,这种情形属于广义的共同侵权范畴。本案反映的问题很有特殊性,是当前我国法学界新出现的重要问题。 按照传统观点,以有无“意思联络”为区分标准,如果两个以上行为人有共同过错的为共同侵权,行为人要对损害后果承担连带;如果行为人没有共同过错,但分别实施的行为结合在一起导致同一损害后果,行为人只需对各自的过错承担,这是主观标准。 但这难以解决实践中没有意思联络而侵权行为结合在一起又难以查明行为人的具体行为,当事人如何承担的问题。为此,理论界发展了“共同行为说”,扩大了承担连带的范围,即当事人虽然没有共同过错,但他们所实施的行为直接结合发生了同一损害后果,当事人仍应承担连带。尽管他们的行为是分别实施的,但对损害后果来说是“共同行为”。 “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侵权形态的提出,是在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3条第2款中,该款规定“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应根据过失大小或原因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 在司法实践中,把握“间接结合”非常困难。本案中,肇事车辆的撞击和被撞车辆再撞人的行为“间接结合”产生了王金阳被撞死的损害后果。 那么,借车行为能否看作“间接结合”的行为之一呢?在本案中,车辆的所有人和出借人对车辆管理不善的行为和受害人的死亡没有因果联系,但一审法院因考虑到行为结合问题,从而认为车辆的所有人和出借人的行为也是侵权行为,应承担相应的。二审法院将借车行为作为一个独立的行为来判断,便不是侵权行为,不需要承担赔偿。

借车有多大?

黄健雄:机动车致人损害,对这种损害的承担,在理论和司法界存在“所有人说”和“经营者说”两种观点。过去司法实践通常采用“所有人说”,认为应当由所有人来承担,但近院的几个司法解释改变了这一做法,认为应当采取经营者来承担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因为机动车是一种特殊的物,在机动车致人损害的情况下,通常是因为驾驶员的过失造成的,所有人是难以控制的。 出借或者出租机动车致人损害的承担,有以下三种情况,适用不同的规则:,出租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出租人明知或者应当知道承租人没有驾驶资格的,由出租人和承租人承担连带。因为出租人和承租人对于造成的损害都有过错,应当共同负责。第二,出借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的,如出借人明知或者应当知道借用人没有驾驶资格的,应由出借人和借用人承担连带,道理同上,反之则不承担。第三,出租车的交通事故赔偿由出租车公司承担。

微信卖东西怎么推广
微信微分销
小程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