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信息港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让电视机长眼睛耳朵暴风的新故事着急讲给谁

发布时间:2019-04-10 22:20:20 编辑:笔名

让电视机“长眼睛耳朵” 暴风的新故事着急讲给谁听?

作者:未知来源:北京晨报

净利润下滑585%,魔镜业务风光不再,股价大幅下跌,CEO质押半数股权,曾经的A股妖股王暴风集团正在努力奔向下一个风口人工智能。但长出眼睛和耳朵的电视机,真能拯救暴风TV低迷的销量吗?风口上的人工智能,真能让暴风科技再刮一波超级旋风吗?

暴风讲的新故事是人工智能

昨天,暴风TV在北京召开新品发布会,正式推出暴风人工智能电视X5 ECHO,一款免遥控远程语音交互的人工智能电视。据悉,这款电视不仅可以实现远程交互,还能化身人工智能助手。与以往依托遥控器才能实现语音交互的电视有所区别的是,只需对着这款电视喊一声暴风大耳朵,就能激活人工智能服务,实现个性化内容的主动推送、剧集更新提醒、生活服务类的周边问问、电视视频聊天以及儿童陪伴教学等功能。据了解,暴风人工智能电视的四款新品售价分别为7999元(65吋)、5999元(58吋)、4999元(55吋)、3999元(50吋),于5月10日17点起开放预约。

人工智能是互联下半场的钥匙,每个公司都应该把握住。暴风科技创始人冯鑫表示,人工智能可以让电视机长出眼睛和耳朵。暴风人工智能电视所具备的语音与语义识别能力由科大讯飞提供柑橘红蜘蛛
,暴风TV还将与科大讯飞联合成立人工智能服务实验室,进一步完善人机交互技术与机器深度学习的能力。

能否提振暴风TV的销量是关键

对于暴风集团而言,人工智能当然是讲给资本市场新故事的美好开头,但售价高于普通智能电视的新款暴风电视,能否提振暴风TV的销量,才是更迫切的问题。

今年一季报显示,暴风集团实现营业收入4.5亿元,同比增长136%;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亏损1647.8万元,同比暴跌585%。

暴风集团表示,净利润亏损的主因是暴风统帅(暴风TV)处于快速积累用户阶段的市场扩张期,营销推广费用增加。暴风集团一季报还显示,暴风TV销量23.5万台,同比增长344%。但与年初时冯鑫规划的2017年暴风TV实现200万台的销量相比,显然还有不小的差距。但在暴风集团看来,一季度亏损似乎在意料之中,预计集团业务将在2年内进入收获阶段。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过去一年里,资本市场对暴风的故事并不买账。截至昨天收盘,暴风集团的股价报收29.16元,距2015年5月21日的点327元缩水了九成多。

一边讲故事,一边股权质押

即便股市大绿,我还是祝大家万事如意。今年3月底化妆品瓶子厂家
,冯鑫在投资者业绩交流会上表示,暴风的生态圈层面布局已经结束,剩下的只是生根发芽塑料油箱价格
。从广告、电商、金融乃至O2O等多个模块落地后,暴风将告别跑马圈地模式,全面转入收获期。

上市后曾连拉32个涨停板的暴风集团,如今的股价确实如此的低迷,迫使暴风创始人冯鑫不得不选择股权质押。暴风发布的公告显示,今年以来,冯鑫已累计进行6次股份质押,其中有5次股份质押行为集中在4月份。截至目前,冯鑫持有暴风集团约5860万股,占总股本的21.18%;冯鑫个人已累计质押股份4006万股,占其持股数的68.36%,占总股本的14.48%。

一边讲生态故事,一边进行股权质押,暴风老板的做法让人自然而然地联想起备受资金煎熬的乐视(300104)和贾跃亭。但暴风显然不愿意将自己与乐视相比较。我们跟乐视不一样。我们不会上来就大做,我们会先派侦察兵去侦察一下,看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能力和优势。总之首要一点是不能赔钱去做。冯鑫曾在今年3月份的业绩发布会上对媒体表示。如今的冯鑫,更乐意向今日头条学习,全面拥抱信息流。

无论是成为乐视,还是成为今日头条,暴风集团都应该明白,股价并不是靠讲故事来拉动的,投资者也不会一味追捧某种模式或概念。但愿在一次次的试错中,拥抱人工智能的暴风集团真能刮起一股暖人的暴风。

北京晨报 韩元佳

■链接

映客资金及流量双双告急

直播头牌

卖身创业板公司

北京晨报讯( 韩元佳)此前曾传得沸沸扬扬的宣亚合并映客一事终于被坐实了。创业板公司宣亚国际(300612)于5月9日发布公告称,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为北京蜜莱坞络科技有限公司(映客),收购其不低于50%的股权。

映客作为草根直播的明星公司,是家用户较活跃的直播平台,旗下有映客、蜜Live两款移动应用,核心业务集中在映客的研发与运营上。从2015年3月上线到2016年9月,映客一直是资本圈的宠儿,完成了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多米音乐、赛富基金领、金沙江创投、紫辉创投和昆仑万维。

昆仑万维曾于2016年9月发布公告称,拟出售所持络直播平台映客3%的股权,售价为2.1亿元。按此测算,截至2016年9月,映客的估值已达70亿元。

宣亚国际是一家登陆创业板时间不足3个月的上市公司,主营业务为整合营销传播服务,具体包括常年顾问服务、项目服务两类,市值为72亿元。宣亚国际从上市到停牌,期间只交易了37个交易日,在上市后如此短的时间内就闪电停牌进行重组,足以让很多投资者感到意外。

估值超过70亿元的映客和市值超过70亿元的宣亚走到一起,对映客来说,更像是为求生存的不得已而为之。2016年上半年,直播行业经历了短暂的幸福时光。当时,包括映客、花椒、一直播等超过100家直播平台拿到融资,全民直播成为社会级现象。然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直播平台市场进入到残酷的淘汰赛阶段。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初,包括爱闹直播、聚直播、趣直播、微播、凸凸TV、ulook要看直播、美瓜直播、猫耳直播等十几个平台已无法登录或宣布关闭。与此同时,针对直播平台的监管也越来越严,今年5月5日,映客就因内容问题再次被下架。

映客卖身求生,或许只是多米诺骨牌倒下的开始。面对高昂的带宽成本和线上越来越贵的流量补贴,缺乏资金持续供给和活跃用户的直播平台,已经正式拉开洗牌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