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美欲借TPP重回亚洲战略意图大于就业

2018-11-28 12:28:01

美欲借TPP重回亚洲 战略意图大于就业

● 印度:誓不加入  ● 韩国:不太积极  ● 日本:争议不断  ● 已加入国家:获利难如登天  阿罗哈!伴随着一句轻松的夏威夷问候语,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第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拉开了帷幕。  当地时间11月12日晚,美国总统奥巴马夫妇举行晚宴,欢迎前来参加会议的各经济体领导人,希望用阿罗哈精神促进各国合作,而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则是奥巴马力推的一项政策。  亚洲各国谨慎回应  TPP初是由新加坡、新西兰、智利和文莱4个国家于2005年在APEC框架内签署的小型多边贸易协定。2009年新加坡APEC会议上,美国高调宣布加入TPP谈判,TPP一时间名声大噪。此后,美国说服澳大利亚、秘鲁、越南和马来西亚相继加入。到目前为止,21个APEC成员国中,共有9个TPP成员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数据表明,2010年TPP成员国GDP总额高达16.9万亿美元,占世界GDP总额的27.2%。  在美国的怂恿下,日本、韩国、加拿大、菲律宾、泰国、巴基斯坦等国也表露过加入TPP的意愿,但并不顺利。  2010年10月,日本首相菅直人表示日本将研究是否加入TPP谈判,但一年多来,国内争议不断,主要原因即在于日本社会对农产品市场开放等问题上的忧虑。根据TPP规定,如果日本加入TPP,将取消10个成员国之间的进口关税,从而进一步打开日本价值480亿美元的农业市场。日本农民担心日本传统农业将被进口廉价农产品所取代。日本国会议员也认为,TPP不仅将对农业、林业和渔业产生巨大影响,而且影响到整个国家生活。  事实上,对于已加入TPP的成员国来说,TPP也没有预期的那样好。去年美国成为新西兰第三乳制品出口国,新西兰出口到美国的乳制品达到7.11亿美元,然而并没有详细数据显示自由贸易在这一方面的贡献。相反,可信数据显示,澳大利亚向美国的出口额从2008年的179亿澳元下降去年的145亿美元,算来算去,还是美国占便宜,小国家想从中获利难如登天。  战略意图大于就业  不过,美国想拉拢的还是全球第二第三大经济体中国和日本,让他们继续遵守由发达国家制定的贸易规则,遏制其崛起的同时,维护自身利益。  数据显示,如果TPP得到广泛推广,美国2015年从东亚国家的出口将较2009年水平出现双倍增长。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孙立坚和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杨鸿玺在《本报》采访时均认为,美国一年多来力推的TPP只是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升级版,其战略意义远大于创造就业的目的,是为美国等发达经济体进入亚太市场创建更有利的游戏规则做铺垫。  孙立坚认为,美国在本次会议上极力邀请中国、日本、韩国等加入TPP版图,战略意图太过明显。美国人知道,亚洲消费市场很有限,对美国就业问题帮助不大,美国的终的目的是依托贸易实施自己重返亚洲的战略意图。  韩国为什么对加入TPP不积极?因为韩美已经存在双边贸易协定,加入TPP对韩国很吃亏。印度誓不加入也是对美国游戏规则不满的表现。孙立竖举例称,至于日本,已经与美国存在双边安保条约,加入TPP框架,对该国农业和医疗器械甚至有害,经济利益非常有限。但从政治战略意义看,与美国联手遏制中国崛起有利可图,这就是日本国内农民与政府对TPP态度截然不同的原因。  此外,有分析认为,美国的真正意图在于以TPP为基点,数年后逼迫亚太发展中国家更加开放其不完善的金融市场,并通过知识产权保护由头肆意寻求赔款。  国际着名经济学家、日本大学终身教授李克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TPP不仅仅是纯粹的FTI自由贸易区的概念,它还涵盖了对于成员国之间关于市场金融监管的竞争政策,包括经济立法、经济透明度、反贪污、金融改造、产品标准一致化等一系列要求和规定,这些无论是对美国出口,还是对亚太地区成员国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方面,都将有很大的促进作用。  靠经贸不如练内功  中国应该有条件加入TPP。孙立坚认为,美式规则不利于新兴经济体,中国应在适合亚洲经济合作的游戏规则下加入TPP,或者等待时机,寻求一种更好的多边经济合作方式。而美国若想进入亚太市场,就必须拿出诚意,放宽技术出口限制。  不要轻言美国衰落。杨鸿玺则认为,美国衰落是个假命题,美国国内不时唱响衰落更多是一种危机意识和跟风。除了失业率之外,美国几乎没有什么衰退迹象。  数据显示,美国经济总量仍是世界,2010年美国GDP总量达12万亿美元,等于中、日、德三国总和,人均收入接近5万美元。其资源蕴藏丰富、种类齐全,煤炭储量世界,发电量、总电力消费均居世界,铁路总里程达23万公里,航空运输总量905万架次,稳居世界。  2011年,美国一方面急切想从中国获得巨额资金支持、帮助美国和欧洲国家摆脱金融危机;同时又在中国周边的黄海、东海、南海动作频频。杨鸿玺认为,处理对美关系要合作也要有必要的斗争。经贸拉动只是一种可能手段,不应对推动亚太合作、东亚经济合作、东盟10+3等各类多边区域合作抱有过高期待。中国应该继续着眼于做好国内,练好内功,通过坚定推进国家改革、推进社会公平公正、落实法治、保障和提升民生水平、推进发展优化等诸多重大环节来应对区域多边经贸合作的不确定性。

织发采购
实验台厂家
云南球墨管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