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都市绝品魔少 第七十六章 这个地方叫地狱!

发布时间:2019-10-13 00:06:59 编辑:笔名

都市绝品魔少 第七十六章 这个地方叫地狱!

江流的声音,不轻不重!

十分的轻描淡写!

可一经从他口中发出,瞬间犹如一道惊雷,轰炸在了整个宴会厅之中!

“什么!你说这首地狱安魂曲,是你创作的?”范喜亮吃惊的望着江流,忍不住脱口惊呼道!

哗然!

原本还有些安静的宴会厅,顷刻间暴动了起来。

全场所有人皆是被江流的这句话,给再次引起了一阵强烈的震惊波动!

“他……他居然说这首曲子是他创作的?”

“这怎么可能?被世界各大钢琴家誉为神曲的曲子,怎么可能是一个年龄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创作的?”

“可是,这首曲子在全世界,只有曾经的创作者弹奏过一次

,自此之后,再没有人能弹奏,那怎么解释他会弹奏的?”

“难道,他真的是那位神人?”

一时间!

宴会厅中议论纷纷,所有人皆是用着难以置信的呆怔目光,愣愣的望着场中一脸悠然冷笑的江流,心底一阵翻腾!

尽管!

他们很难以相信,江流是地狱安魂曲的创作者!

可如果不相信,他们又无法解释,江流为什么能弹奏出这首曲子的事实!

毕竟!

这首世间难弹奏的钢琴曲,可是除了创作者之外,再没任何一人能弹奏的!

“你……你真的是地狱安魂曲的创作者吗?”不远处,范青一脸惊骇,心情激动而又忐忑的走近到了江流的身前,试探性的弱弱向江流问道。

现在的他,早已没了之前的傲慢模样,面容之上,反而尽是谦卑的恭敬姿态。

他站在江流的面前,一脸仰慕的望着江流,像极了一个狂热的小粉丝,在仰望着自己崇拜已久的偶像一般!

“如果我说我不是,你以为,除了我之外,在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另一位能弹奏出这首曲子的人么?”

江流微眯着两眼,轻蔑的扫过范青一眼,随后缓缓转过目光,又重新看向了范喜亮。

“刚才我说过,只给你十分钟的考虑时间,让你选择是割掉自己的舌头,还是让范家的人来替你收尸,现在十分钟到了,我想你是时候做出选择了!”

江流似笑非笑的紧盯着范喜亮,语气异常的轻挑,又充满了狂妄的霸道!

此话一出,范喜亮与范青两人顿时浑然一颤,面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不仅仅是他们!

就连周围的一众男女宾客,也是被江流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给引起了阵阵心惊。

几乎谁都没有想到,在她们还沉浸在江流弹出地狱安魂曲的时候,江流居然会突然说出威胁范喜亮的话来!

尽管!

她们很惊讶江流的钢琴造诣!

也很佩服江流能弹奏出地狱安魂曲这首曲子!

可范喜亮是谁?

堂堂范家大少!

江南市年轻的富少之一!

在他的这层层身份面前,江流难道还真敢与范喜亮作对,与范家作对不成?

要知道,范家在江南市的地位,可是只仅次于四大家族!

“我承认,你在钢琴的造诣上很厉害,但我不管你究竟是不是地狱安魂曲的创作者,也不管你在其他地方有多牛逼,可在江南市这个地方,一切都是我说了算,只要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能让你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你信不信?”

感受着江流的犀利目光,范喜亮脸色一沉,轻抬起双眼,与江流对视着,同样不服输的放着狠话说道。

虽然刚才,他的确被江流弹出地狱安魂曲给惊到了,可这又怎么样?

他依旧是他范家的大少,而江流,也依旧只是一位年龄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小子,即使他能弹出地狱安魂曲,在他看来,也仍旧只不过是一位弹钢琴弹的不错的小子,在这江南市论身份,论实力,即使他钢琴弹的再厉害,他想让他死,他也不得不死!

“看来,你还是想让你范家的人来替你收尸了!”看着范喜亮一脸嚣张冷傲的样子,江流眉头一皱,目光一冽,漆黑深邃的瞳孔之中,不由闪过了一抹森冷的寒芒。

“小子,不是我看不起你,就算我让你弄死我,你TM能弄死我么?敢弄死我么?”

范喜亮冷笑着看着江流,脸上尽是肆无忌惮的轻蔑,似乎还完全没有察觉到江流的眼神变化。

“既然你想死,那么,我就成全你!”江流一脸面无表情的冷漠,云淡风轻的幽幽吐出一句话来。

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与犹豫,他已是从身上拿出了一张印着血色恶魔图案的黑色卡牌。

这卡牌一经出现,瞬间化为一道血光,以电光火石的鬼魅速度,疯狂的朝范喜亮爆射冲了过去。

“噗嗤……”

殷红的血雾,飘洒飞腾!

在这卡牌之下,范喜亮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来得及做出,整具身体,就已经彻底的凭空消失在了原地,唯独只剩下了飘荡在空气中的道道浓浓的血雾!

轰然!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使得整个宴会厅的所有宾客,顷刻间大惊失色,一个个全都傻眼了!

“卧槽!这……这怎么回事?”

“人呢?范喜亮的人呢?”

“不会真的被这小子杀了吧?”

全场一片骇然!

这一刻,再没有人在乎江流的钢琴造诣,也没有人在乎江流究竟是不是地狱安魂曲的创作者!

此时的他们,尽皆一脸强烈的惊骇错愕,痴痴的凝望着弥漫在空气中的层层血雾,内心翻起了层层惊愕波涛,一个个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的躁乱了起来。

“死了?范少真的死了?”不远处,秦少满脸呆滞,在看到范喜亮化为血雾的瞬间,他双腿一软,差点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该死的,范少可是范家的人,这小子连范少都敢动,他疯了么?”秦少身旁,那两位穿着礼服的妖艳女子,也是被吓的丢了魂了。

“你……你居然……你居然真的杀了喜亮?”一众男女宾客中,范青只感觉大脑嗡的炸响,两眼通红的死死盯着江流,神情震愕的怔怔说道。

“杀?你们谁看到我杀他了么?”看着他们脸上的各种惊愕之色,江流摇头一笑,邪魅的说道:

“不!我并没有杀他,我只是把他送到了另一个更适合他的地方而已,而这个地方叫地狱!”

声音森冷!

十分的邪恶!

就仿佛一阵来自地狱深处的阴风,吹拂在宴会厅的所有人身上,使得他们瞬间身心一颤,连连打了好几个寒颤!

“该死!你居然敢动我范家的人!难道就不怕我范家让你死无葬生之地吗?”

范青神情扭曲,眼神阴桀的直勾勾盯着江流,在这一刻,他似乎已经彻底的抛去了与地狱安魂曲的所有一切,心底只剩下了对江流的无限愤怒与仇恨!

“我为什么不能动你范家的人?”一谈到这里,江流脸上的笑意,不由的更加邪魅了,只见他满脸戏虐的玩味之色,凝视着范青,笑着说道:

“三年前,我江家的覆灭,不就是你们范家和其他十几个家族联手造成么?该不会,你们已经忘了这件事吧?”

【咱大魔门的兄弟姐妹们,求大家的推荐票顶起,求打赏顶起,求冲刺!!!】

广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西治疗早泄方法
延安癫痫病医院
广安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江西治疗早泄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