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法律

跛脚杨

2018-09-15 11:44:17

跛脚杨三十好几,光棍一条。

二十来岁时,跛脚杨也想跟着村里的年轻人,到外面去捡黄金换婆娘。可惜他瘸着一条左腿,别人都嫌累赘。

年前,隔壁的阿水说他打工的建筑队需要一名做饭的。跛脚杨一听头摇得像拨浪鼓。成天伺候别人,哪还是个爷们!

这些年,跛脚杨像小孩盼过年盼着农忙季节。那些日子,东家请了西家请。累是累,但累过后,他总能吃到娘们儿做的香喷喷的饭菜。饭桌上,娘们儿甚至会给他夹菜。那味儿,嘿嘿!一碗米酒下肚,他发亮的眼睛,不失时机地睃几眼娘们身体上凸起的地方。那味儿,嘿嘿!

过完年,阿水又出远门。阿水婆娘一遍遍拉着阿水的衣角,扯平整。阿水一步步走远。娘们儿背转身,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抽嗒着哭了好久。跛脚杨看在眼里,酸酸地。便想着哪一天,有个娘们,也帮他拉扯平身上穿的衣服,为他流出惜别的眼泪。

初夏的一个晴天。跛脚杨猫在村子附近的水库边一个隐蔽的地方,偷偷垂钓。去年夏天,也是这里。一个洗衣服的娘们,奈不住暑热,看看四周没人,脱得剩条裤衩,卟嗵一声,化成水中美人鱼。跛脚杨美滋滋的回味着,探出头望向条石垒成的洗衣台。就在此时,卟嗵卟嗵两声巨响,跛脚杨扔掉钓竿冲过去。

一阵忙乱,阿水婆娘在一班半老徐娘的帮忙下,把她那露出水面,啕哭着的7岁儿子和另一个6岁大的女孩拉上岸。崛立水底的跛脚杨,双手死死箍着孩子的脚,跟着冒出水面。

阿水婆娘帮跛脚杨换上干净的新衣服,扯平整。阿水婆娘无声地挥洒着热泪。

送行的炮竹响了。

幽灵探测器
进口清关代理图片
实地·蔷薇国际社区实景-广州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