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政体思维没有前途吗

发布时间:2019-07-21 11:00:27 编辑:笔名

“政体思维”没有前途吗

喻中

近,王绍光关于“政体思维”的批判性言论,引起了较多的关注。在王绍光看来,政体思维强调通过政体解决问题,或者说,政体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前提,因而,政体思维的实质是政体决定论。王绍光认为,政体思维没有前途,应当以中国传统的政道思维来取代源出于西方的政体思维。

这样的观点是否妥当?政体思维是否没有前途?都有进一步思考的余地。传统中国的“政道”及“政道思维”固然有它的价值,但作为中国现代传统的“政体”及“政体思维”同样不可偏废。

一方面,政体已经成为中国宪法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在中国现行宪法中,政体是我们这个国家的政权组织形式。中国的政体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对于当代中国来说,这个制度具有决定作用,因为它决定了中国政治的基本架构。在中国宪法的框架下谈论政体,就是谈论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关于政体的思维其实就是关于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思维。这种关于中国政体的思维,是不可能被抛弃的。在依法治国、依宪治国的整体背景下,思考中国的政体问题既有理论意义,也有实践意义。

另一方面,即使是按照王绍光的逻辑,把政体思维理解为通过政体解决问题,也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政体就是政权组织形式。通过政治建设和法治建设,从制度上完善我国的政体,确实也是解决各种问题的基本路径,也是可以成立的。政体思维是法治思维的一个组成部分,也是依宪治国的一个组成部分。邓小平1980年提出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从根本上看,也是要完善我国的政体。

说到底,政体就是一个国家的宪法所确认的基本政治制度。从基本政治制度的角度来思考问题,即使不能解决我们这个政治共同体所面临的所有问题(譬如伦理问题、道德问题),起码也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渠道。这样的政体思维,其正当性、有效性是不容否认的。

抛弃政体思维,无助于问题的解决。相反,应当思考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体思维?我的回答是,应当强调混合政体思维。一种有效的政体,绝不是经典作家(譬如亚里士多德或孟德斯鸠)所划分的君主政体、贵族政体、民主政体所能够概括的。古今中外的政治实践中,很少有纯粹的、原教旨意义上的君主政体、贵族政体或民主政体。譬如中国东晋时期出现的“王与司马共天下”,就是贵族政体与君主政体的结合。在近现代社会,有效的政体都是各种政治要素的混合物:既要坚持民主政治的总体方向,也要发挥政治精英群体的作用,同时还要发挥有担当的政治的作用。在不同的时代、不同的国家,民主的因素、精英的因素、政治的因素可能会形成不同的比例关系,都是可以接受的,关键是要培育出有效的政体。

混合的、兼容的政体,才是政体思维的发展方向。任何一种优良的、运转有效的政体,必然能够容纳多种诉求,能够反映多种价值,能够平衡与协调多种利益。这不仅是关于政体的应有思维,也应当成为政体思维的一般原则。

政道思维可以反映政治的一个侧面,政体思维则可以反映政治的另一个侧面。“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复杂的政治、复杂的中国,怎么可能仅仅接受政道思维而拒不接受政体思维?

必须看到,一种有效的政治思维、政治思想,必须具备高度的兼容性,要善于汇合、吸纳、整合各种资源,形成立体的、富有弹性的思想框架与解释系统,以应对各种问题,这才是思考政治的应有姿态。

(作者为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

孝感哪家专科医院治疗性病好
鸡西专治牛皮癣
西宁治疗尖锐湿疣医院哪好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在线咨询
友情链接